《小森林》:美味和孤独

WechatIMG1647.jpeg 电影分为夏秋篇和冬春篇,每篇开头都是由桥本爱的旁白引入,她骑着单车从屏幕左侧进入画面,我们跟着她一起往前,似乎也能感受到凉快温柔的风,将后颈的汗水带走。

朴实的日式食谱

夏天,梅雨不断,生炉祛湿时,房里闷热难忍,适合烤面包;农活结束后喝杯自制的冰镇米酒,酸甜可口,从头到脚的细胞都跳起了舞,凉快舒畅;殷红小颗的胡颓子果实,做成果酱口感浓厚,微涩且酸;摘来榛果打碎成泥可以做成很好吃的榛果酱;冰箱里的玻璃罐,塞满了糖渍番茄。

秋天,通草果切成小块和西红柿翻炒,印度风味的炒菜能多吃三碗饭;核桃碾成粉末混入米饭捏成饭团;河边刚钓上的鱼可以做洋葱粗盐油炸鱼;冒着被熊发现的危险捡板栗,回家加糖煮沸,口感如糯米;番薯切片晒开后甜味增加,整个冬天都能吃;番鸭肉煎成狐狸的颜色口感最佳。

冬天,黑米和南瓜捣成泥,抹上奶油,和水果茶是绝配;摘下尚未成熟的柿子,削皮晒干挂在屋檐下像一串串小灯笼;番薯烤熟直接吃,不用调料就满屋香气;抱住红豆馅的面团,煎着吃是红豆饼,蒸着吃是红豆包,放进烤箱就变成红豆玛芬蛋糕。

春天,上山采摘新鲜的青菜草叶,在面粉里滚一遍下锅就是天妇罗;摘下自家门口的野蒜苗,混合着炒鲑鱼白菜花做成意面;卷心菜蘸酱油直接吃清脆爽口,外叶偏硬,油炸有独特的嚼劲;清水煮土豆,撒盐直接吃。软糯可口,也可以加上青菜香油做成土豆沙拉。

背后的故事

《小森林》表面上看是小村落里的独居少女日常生活,翻土、除根、下厨、吃饭。但是从穿插的回忆里发现,市子不是一直都过着隐居般的生活,她曾经在城市里打工,交过男朋友,但后来回到了小森。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,但某一天,妈妈离开家没有再回来过。

看似治愈温馨的剧情里,隐藏着少女不甘心的倔强和被妈妈抛弃的孤独。

什么也没做过,却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。只不过是将别人做的事情从左边移到右边,满嘴空洞词汇的人让我觉得厌烦。我,不想过那种被人杀了还要吐槽杀人方式的人生。

佑太说出这句话时,唤醒了市子内心的不安分。佑太和市子同样是离开又回到小森,佑太是因为讨厌城市里人类虚假的作风而「选择」回到小森,而市子则是因为无处可去「被迫」回到小森。市子骨子里的倔强和不甘心激励她再一次走向城市,如同万千年轻人一样,不甘心留在信息闭塞的小城市小村庄,按奈不住要走向世界,于是乌泱泱的涌入一线城市。对一切新鲜事物感到好奇美妙,如果因为无法忍受或者混的太差而回家,那就太丢脸了。

另一方面,市子不断地回想妈妈下厨的画面,反复回忆幼年体验。在埋怨爆发后,突然冷静「对于母亲来说,我算她的亲人吗?」。妈妈做完味增酱就再也没有回家,寄来一封信满是大道理,不提现在在哪,和谁一起生活,为什么当初抛下自己离开。市子没有回信,偶尔思念,似乎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日本这种「弃子」现象似乎并不少,同样的还有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、《小偷家族》,孩子的平静和隐忍,如刀切豆腐般的细腻。

《小森林》的故事很简单,无法适应城市生活的少女,回到小村庄里的日常生活。勤劳踏实,靠天吃饭,靠双手劳作,搭配日式特有的清新细腻,整部电影如甘泉一般沁人心脾。要知道生活在快节奏都市的人们(在表面上)是多么渴望这种「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」的生活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