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幢楼

photo-1557395961-0e0700e27aaf_meitu_1.jpg 虚构故事

我是一名保安,守护着一幢楼。早晨住户撕扯着油条,或牵着孩子。午夜他们在草坪上遛狗,喝醉的男人扶墙尿尿。

我知道28楼的女孩常常在夜晚出门散步。
5楼的中年遛狗男不上班,每天10点左右出门遛狗散步,但其实是为了躲避老婆的早饭。
9楼的高中生少女新交了一个男朋友,他常常送她回家,总要在门口讲很久的话才恋恋不舍的分开。
11楼的妈妈总是很忙,总在午夜后回家。她很漂亮。
17楼的警察常常眉头紧锁,皮带勒住啤酒肚像只忧伤的企鹅。
24楼的大学生喜欢戴耳机打电话,满口脏话,我怀疑他吸毒。
31楼的男生同时约会4个女孩子,常常和不同的女生出门,第二天才回家。
37楼的医生总是一副爽朗气派的样子,我猜他是骨科医生。
47楼的男人和28楼的女人常常昼伏夜出的约会,但他们无名指上都戴着戒指。
49楼的住着植物人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。